駐廣州特派員辦事處

首頁>專題調研

來源: 類型:

關于廣東省對外投資管理體制改革的思考

    配合國家“走出去”戰略,廣東省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推動了本省對外投資工作的開展,取得了一些可喜成果。

    一、穩步提升,特點突出

    截止2014年6月底,廣東省核準在境外投資新設企業近6000家,中方協議投資額達200多億美元,連續9年居全國各省市對外投資第一位。投資領域從單一的商品銷售向貿易、生產、研發、資源開發、服務、工程等全方位發展,涌現出一批跨國經營取得實效的大型本土跨國公司,2013年以來廣東省對外投資勢頭更勁。廣東省的對外投資具有以下幾個主要特點:

    (一)業務快速發展,規模不斷擴大。

    近十年來,廣東省境外直接投資年核準企業數量從2003年的不足百家增長到2012年的近千家,中方協議和實際投資額從幾億美元增至幾十億美元,2010年-2012年連續3年增幅超過40%。

    (二)投資遍布全球,香港最為集中。

    廣東省對外直接投資遍布全球133個國家(地區),亞洲是該省企業投資流向最為集中的區域,其次是拉丁美洲、歐洲、北美洲和非洲。對世界主要經濟體的投資集中在香港。

    (三)投資行業多元化,商務服務業為主。

    廣東省對外投資覆蓋國民經濟大部分行業類別,從資金量比重看,依次是商務服務業、批發零售業、信息技術服務業、科學研究和技術服務業、制造業等。

    (四)投資主體多元化,民營企業最活躍。

    近年,民營企業已經成為廣東省對外投資的重要增長點,涌現出了華為、中興、美的、格力等一批大型跨國公司。從核準企業個數看,近兩年超過90%以上的境外企業屬于民營企業投資設立。從境內投資者注冊類型看,境內投資多為有限責任公司,其次是股份有限公司。

    (五)發展是主調,問題也存在。

    廣東省近年“走出去”快速發展,企業跨國經營取得一定成效,但仍存在如下一些問題:一是“走出去”總體規模仍然偏小。除了華為、中興、美的等少數大型企業外,近9成為中小企業,全球化布局能力較弱,境外營銷渠道和自有品牌建設不足。二是投資區域分布過于集中。無論從企業個數還是資金量看,香港都是廣東省投資高度聚集的地區,占對全球投資的八成。三是企業“走出去”面臨的各類風險上升。部分發展中國家政權更迭、社會動亂增加了企業“走出去”的政治風險。國際保護主義盛行,一些國家加大外資審查力度,部分發展中國家政策不穩定,中國企業境外投資風險上升。

    二、深化發展,五大難題

    廣東省的對外投資是國家“走出去”戰略的一個落腳點。因而要保證廣東省對外投資強勁發展,與國家戰略合拍,其基礎在于國家政策的保障,體制機制的配合。調研結果顯示,目前我國對外投資在以上方面還存在一些不足。

    (一)多頭管理和重復審批制約投資商機。

    一個市級以下企業申報一個1000萬美元以上的投資項目,需要在區(縣)、市、省等部門從下到上層層把關,在所有材料完備的情況下,外經貿部門辦理核準至少需要1個月,發改部門核準又要一個月,兩個月甚至更長時間后,資本市場和行業供求往往已發生變化,對投資或并購產生不可預知的風險,可能直接導致企業喪失投資先機。

    (二)對外投資核準制限制企業自主決策。

    按照現行管理體制,企業對外投資不論所有制、不論資金來源、不論行業,實行“一刀切”的核準制政策。根據發改部門規定,辦理核準還要求企業提供具有資質的第三方中介機構認可的可行性研究報告;“項目投資資金中的50%,須使用自有資金購匯出境”,因此企業自主決策受到極大限制。

    (三)實行資本項目管制限制跨國資金流動。

    雖然近年國家外匯管理局陸續出臺了一系列關于改革和規范對外投資外匯管理的政策措施,但尚未真正放開資本項目管制,按現行規定,企業只能將注冊資本金匯出境外,跨國運營中涉及的境內外資金流動受到較大限制。

    (四)不賦予個人主體資格導致違規投資。

    隨著境內個人或其家庭資產不斷擴大,在國內市場無法滿足其經營發展需要的時候,個人投資者必然將眼光瞄向國際市場。廣東省毗鄰港澳地區,國際經貿往來頻繁,商機較多,盡管我國對個人對外直接投資的管理法規不完善,但由于利益驅使,本省居民個人早已走出去,以各種方式從事投資。還有相當部分民營企業通過截留貨款和推遲結匯等方式以個人名義在境外投資。

    (五)出入境管理制度不利于跨國經營。

    根據我國出入境管理辦法,對于國有企業管理人員出國,一方面受出境次數和人數控制,無法保證項目前期考察、協議簽署、境外經營等各項工作開展;另一方面出國審批層級多、時間過長、手續繁雜,有時會出現境外人員補充不及時,影響業務發展的問題。

    對于民營企業經核準到港澳設立企業后,難以循因公渠道辦理人員駐港澳工作手續,普遍通過因私商務簽注派出,存在違反港澳勞工法例的風險。

    三、積極應對,改革思路

    (一)改革廣東省對外投資管理的職能設置。

    根據對外投資需求,按同一職責歸口一個部門管理的改革思路,強化前期促進和后續監測職能相結合,歸并對外投資管理權限,由多部門牽頭管理改為歸口一個部門管理,明確由廣東省外經貿廳作為廣東省人民政府唯一授權對外投資備案機關。

    (二)改革廣東省對外投資項目審核制度。

    確立企業的投資主體地位,爭取開展省屬權限內對外投資項目和對外投資企業設立、變更實行備案制或網上自動登記制試點。明確3億美元以下對外投資項目無需到發改部門進行項目核準或備案,只需在省外經貿廳辦理備案手續。

    (三)改革廣東省對外投資業務主體結構。

    向國務院申請實施個人對外投資試點,按照積極穩妥、先易后難、先緊后松、有序放開的原則,逐步擴大個人對外投資。

    四、縱觀全局,政策建議

    (一)推動對外投資立法進程。

    盡早出臺適應新形勢需要的《對外投資管理條例》,推動對外投資便利化,強化對外投資保護。明確管理部門、管理范疇、管理對象,加強對境外企業的事中和事后監管,明確投資主體的權利和應盡的法律義務,規范對外投資行為和市場經營秩序。

    (二)完善對外投資政策體系。

    一是對于個人和民營資本“走出去”投資,在規范境內個人對外投資資金來源管理的基礎上,率先實行資本項下人民幣可自由兌換。二是按照市場化運作方式,強化對企業對外投資的融資增信支持。三是簡化對外投資所得稅繳納和抵免手續。四是加大政策性保險機構對對外投資的支持力度,擴大保險機構資本金,增加服務產品,以滿足對外投資業務發展需要。

    (三)整合對外投資管理系統。

    建議商務部統一全國境外投資數據的發布口徑,參考外商投資的發布口徑,同步采用協議投資額和實際投資額數據進行發布,以客觀全面反映我國的境外投資情況;

    (四)建立聯合信息服務系統。

    首先整合對外投資核準(備案)、外匯匯出登記、年檢、統計等業務數據資源,建立外經貿和外匯部門的對外投資跨部門聯網監管系統。逐步聯合海關、稅務、外事、出入境、銀行等部門,建立企業和個人對外投資信息數據庫,實現大數據時代的科學有效管理。

 

智能問答
人与人裸交的全过程